商易宝社区分区

东莞再现无良厂商故意拖延模具还强行勒索

发新帖 回复
天公司的员工持股经营的,可以说是同一伙人;(2)原告方的生产模具说是拿去维修厂维修了,实际上已经被转移到深圳一家完全不知名的厂商里代加工生产,而且生产的产品质量有严重问题。 原告单位说:“这个事情让人万万想不到,我们有长期合作关系,并且合同明文规定绝不允许私自挪用模具生产,产品都是我们专利的,没有经过质量检测流向社会的次品,对我们公司声誉也会有影响。”据原告单位的介绍,绎天公司在隐瞒他们的情况下,把模具放到深圳的这家小厂生产(上图为原告方秘密拍摄模具被第三方挪用生产图片),产品质量根本无法保证。
天公司的员工持股经营的,可以说是同一伙人;(2)原告方的生产模具说是拿去维修厂维修了,实际上已经被转移到深圳一家完全不知名的厂商里代加工生产,而且生产的产品质量有严重问题。
原告单位说:“这个事情让人万万想不到,我们有长期合作关系,并且合同明文规定绝不允许私自挪用模具生产,产品都是我们专利的,没有经过质量检测流向社会的次品,对我们公司声誉也会有影响。”据原告单位的介绍,绎天公司在隐瞒他们的情况下,把模具放到深圳的这家小厂生产(上图为原告方秘密拍摄模具被第三方挪用生产图片),产品质量根本无法保证。
要求撤走被一拖再拖
知道东莞绎天公司的行为后,原告方在2014年9月4日通知东莞绎天公司停止生产,立即归还模具,并且要求召回所有产品次品,以免次品流入市场对原告方商誉产生负面影响。
“通知李利军(绎天公司主要负责人)要拿走模具的时候,他便拉扯说会改善产品质量,保证出货准时什么的,我们都不想捅破他私自运走、挪用模具的事情,就想尽快了结不合格的供应商,不想再跟有诚信问题的厂商扯了。”原告生产委托单位的负责人对此表示非常无奈,通知绎天停产要调走模具的时候,对方负责人一直拖,说自己出差了要过段时间才能回来,如果这段期间原告方要生产或者出货,就只能让他们工厂继续先加工,等他亲自回来才能结算货款,结算了货款才有可能拿走模具。“我们发现绎天公司的人有点耍无赖,在东莞模具调走是很平常的事情,你做的不好人家肯定就转移阵地,为什么死活不放呢?”原告生产委托方介绍,他们的生产量比较大,如果一下子7个模具都停产了,他们交货会受到非常大影响,很多订单都会生产延误而毁约,但是绎天的生产质量有严重问题,他们又不愿意让绎天继续再加工下去。“事情就僵在这里了,我们那些天都不敢让业务员接单,接单也交不了货,只能天天催那个李利军出差完立即见面,真的欲哭无泪。”
就是这样以负责人出差为由,事情僵持了将近半个月,对原告委托方的生产和经营造成了严重影响,大量的订单延误交货,甚至开始有客人等不下去退订了。原告方负责人告诉我们,他们整个团队都像热锅上的蚂蚁,每日都焦急等待绎天公司的李利军“出差回来跟他们结算货款”,他们甚至都忍不住了,在没收到对方对账单情况下,打了部分货款过去给他们,希望他们快点“对完账”。2014年9月22日,终于等到绎天公司的总经理李利军出差回来了,原告公司立即就派了两名代表去到对方在深圳华侨城冠瑞龙的店铺里,可是足足等了大半天才见到姗姗来迟的李利军。
“又是扯了一大堆以后会改善生产质量等等的套话,就是不肯把账对清楚,对清楚我们就好走了,对方就是抓住我们焦急恢复生产的心情,一拖再拖。”原告公司派出的代表只能一直憋着气不断守在他们店里,等待他们的员工“有空的时候对账”。
无厘头的费用如同勒索
原告生产委托方派出的公司代表原本想着对账结算就可以把模具拿走了,但是意想不到的事情还在后头。
“我们想着对账就是对货款嘛,双方合作有段时间了,一直也是没拖没欠的。”据原告的当事人阐述,“但是见面当天除了对货款,对方负责人李利军还突然提出了一个四万五千元的试模改模费,当时我们真的就懵了!“
原来,绎天公司的代表李利军提出,原告委托他们生产加工的其中一套模具,是由他们和旺晟(音译)公司一起开发的,虽然原告只是跟旺晟公司签订的模具开发协议,但是因为旺晟公司没有试模条件,模具开发的时候都是在绎天公司测试的模具,测试和修整模具的费用得向原告公司收钱。可是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是,这样所谓的试模和修模的费用之前从来没有向原告公司提出,在原告不知情的情况下,绎天公司作为大好人帮原告“垫付”了这些的钱,现在必须向原告索回。
突然被提出的四万五千元,着实让原告公司晕头转向,他们感觉这个费用差不多就是硬生生的勒索。“我们感觉模具可能要不回来了,因为他们是试模那套模具整个开发才两万元,他们无端端说要肆万伍仟元试模费,那比开一套新的还贵啊。”原告生产委托方被高价试模,有点“青岛大虾”的味道。两万块钱的模具,试模却要四万五千元,而且事先没有任何通知和协议,到你要拿走模具的时候才理直气壮告诉你要收钱,原告单位的代表差点被气得七窍流血。
模具被扣押,停产造成的经济损失越来越严重,原告单位的代表实在被逼得没有了办法。“平白无故要我们拿四万五仟元,真不是一个小数目,起码要有个合理的理由,否则以后每个供应商都这样敲一笔,生意就不用做下去了。”原告一直在追问东莞绎天公司提供对试模、改模费用的明细清单和真实性依据,但是非常可笑的是,东莞绎天公司的负责人一直以工厂的技术负责人“回家办事”为理由,连最基本的费用明细清单也不愿提供给原告。
“你的员工回老家办事就拖着我们,什么时候回来也说不一定,我们已经脱产了快一个月了,多一天都耗不起。”原告单位希望尽快解决事情,但是对方故意拖延。“如果你说500模具有试模费用争议,那么我们先结清货款,将其他模具调走,等你员工回来再核对你们试模费用,好不好?”原告单位的代表希望搁置争议先恢复部分生产。“不行!要拿走就都拿走,不能一套套来免得你们扯皮。”绎天公司的代表李利军一口就回绝他们请求。
走投无路被迫交“赎金”
生产模具被藏起来、被要求交四万五千元、不肯出示任何证据清单、不能先调走其他模具,原告单位的代表在东莞足足待了一个礼拜,任何着落没有。“停产了将近一个月,很多订单已经延期交货,还出现了一些过期违约的情况,我们实在不能再耗下去了,东莞绎天公司其实也根本不可能有什么试模费的清单和证明。”原告单位的代表说,“我们甚至去追问当时帮我们开模的旺晟(音译)公司,该公司的负责人说试模费都是生产方自愿承担的,人家要在你这委托加工,你去负责免费试用模具,这都是行规。即便要收试模的钱,也最多就3千元,补贴一些电费、开机费,哪里有试模、改模比重新开一套还贵的道理。“
迫于无奈,在东莞待了整整一个星期的情况下,原告公司的代表只好答应交四万五千元给对方,把被扣押的模具先要回来,恢复部分生产,以免出现大量订单违约。“非常搞笑,我们答应给钱赎回模具,东莞绎天的人还要求交收当天我只能一个人去,不能带随从。”原告公司的代表说,“而且当天他们还严正以待,找了几个员工坐守在大门口,盯着往来的人,厂房还都拉起了卷闸门,生怕我带人强抢似的。”
就这样,等原告公司的代表转的四万五千元到账了,绎天公司的人才让原告代表看到了被扣起来的7套生产模具。
诉于法律事情总要有个公道
经历了这一个月的停产和折腾,原告公司可谓“元气大伤”,许多订单延误了交货导致商誉受损,还因为无法生产被取消了大额的订单。而且,生产的模具赎回来了以后,许多都有生锈问题不能直接生产,要维修以后才能使用。
“我们算是吃一堑长一智,以后找加工合作商真的要辨清良莠,不能再跟这样扯皮的供应商合作了。”原告单位经历此事明显对选择供应商方面更加谨慎了。“幸好我们跟东莞绎天公司签订了模具保管、产品加工等协议,对我们权益有一定保障,而且我们发现对方开始赖皮了以后,就开始咨询律师的意见,并且对商谈的内容都进行了一些的录音,以便日后可以还原事件的真相。”
2014年11月4日原告单位正式向东莞人民法院提交民事诉讼状,就东莞市绎天包装材料有限公司扣押生产模具、违法模具保管协议等事由提出诉讼。最终,法院通过对庭审和证据的调查,认定东莞绎天公司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相关规定,拖欠委托加工厂商的生产模具、模具保管不善以及非法索取试模修模费用,应赔偿案件原告方151000元作为经济损失补偿。
事情总算有了了断,但直至发稿期间,被告单位对法院判决逾期仍未执行,原告已经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事情之后的进展,我们也会继续跟进。
  1. 收藏0
  2. 打赏0
申明:内容来自用户上传,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分享至:
  1. 结构朱sn
    结构朱sn 2017-02-08 2楼
    谢谢楼主分享
    回复 0 举报
评论 请使用文明语言进行专业交流,恶意灌水将受到惩罚
请先 登录,再评论!
TA的关注
沙龙365登入